章馨:“知识分子”又火了一把

2017-07-19 16:36 来源:网络整理
  7月25日,《环球时报》刊出一篇文章《建议取消“知识分子”的称谓》,作者刘志勤。见报后,没想到让乘飞机的潘石屹看到了,微博@了胡锡进,称取消“知识分子”称谓不妥,胡锡进在微博中邀请他写文章辩驳,但第二天没见他的文章,却见了谢文的文章《承认知识分子,并尊重他们》,“逐一”反驳刘志勤的观点。热闹的是,7月27日,刘先生再次刊文,回应谢文的批驳。   刘先生爱发惊人之语,去年《环球时报》上的《督促美国改革开放》、《应理直气壮督促美国改革开放》就是他的大作。当时,在环球网上也进行了一些辩论。网络上也传得比较多,称此文为“神作”,在影响力与知名度上也为《环球时报》添色不少。从字面上看,确实很神奇,不过,刘先生作为几十年奔波于世界各地的一位金融高管,自然有他深刻的道理所在。这次他将笔头对准“知识分子”称呼,自然也是如此。   刘先生建议取消“知识分子”称呼,他列出了四大原因,但概括来意思无非是要摆脱历史而追求“现代性”,意思是,“知识分子”是历史概念,不仅本身含义模糊、归类不清,而且不利于各职业的人地位平等,而取消“知识分子”称谓,则有各种好处。他27日刊发的回应文章,也是这个意思,只不过又强调了一遍。   谢文的反驳,是“逐一”进行的,不过,总的意思无非是说“知识分子”并不只是历史概念,今天同样适用,因为这群人今天是客观存在的,而且,他还拿出一个“大棒”:指出刘先生是在“不分青红皂白地打击知识分子”。   刘先生在27日的回应文章中认为,这是谢文“误解”了他,实在冤枉。他辩解说,他不仅没有打击知识分子,而且是在“真正尊重知识分子”,这种尊重是通过给他们“正名”开始的。不过,刘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曾批判目前一些知识分子在微博上的不良行为:“少数‘知识分子’在微博世界失去了诚实、斯文和善良,利用微博散发谎言、流言、谗言、昏话,甚至是破坏社会安定、破坏社会稳定的谣言。‘知识分子’原本应是宣传社会良知的楷模和社会稳定的基石,然而,微博世界中的这些‘知识分子’早已不是如此。”   从这一点来看,谢文批驳他“不分青红皂白地打击知识分子”,实在也算不得冤枉。他给知识分子头上安上“散发谎言、流言、谗言、昏话”的罪名,而且分派给他们“社会稳定的基石”的任务,实在也有些说不过去。   一般意义上来说,“知识分子”,说白了,你称不称呼他们都在那里。像谢文说的,是“客观存在”的。而且,且不说应不应该改,问题是,能改得了吗?刘先生引用26日环球网调查的数据为自己帮腔,说“近万人投票,89%赞同取消”,但不知他有没有看到网友们的留言。网友们反对的并不像刘先生那样深奥,而是仅仅反对那些假知识分子,网友的逻辑是:既然真知识分子都没有了,还留着“知识分子”的称谓干什么?刘先生拿这样的证据来为自己帮腔,实在有些误会。   总的来说,大家都没有真正深入、严肃地追问当前“知识分子”群体的真实处境,以及他们本身的社会及使命如何,而是在浅浅的问题表面闹个不休。如果非要说这种辩论有意义,那么,唯一的意义可能反映了在当前中国社会“知识分子”这群人的处境多么尴尬。(章馨)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