邸朔:“公知”们,别再为社会“献丑”了

2017-07-19 16:34 来源:网络整理
  近日,一些网络知识分子在北京朝阳公园门口“约架”,引来不少围观者,微博上也多有议论,支持者和贬斥者都大有人在。此事件过后,微博上“约架”之风有蔓延之势。   在西方,也有约架,不过称之为决斗,是近代的史话了。而今天,在西方已经绝迹了很久的“决斗” 却在中国以“约架”的方式“投胎转世”,是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西方历史上有不少著名人物参加过决斗,如普希金和汉密尔顿,他们都因决斗负致命伤而殒命。但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这种曾被认为是合法解决矛盾的方式却因过于野蛮而逐渐淡出历史舞台。   如果说,西方历史中的决斗还有章法可循,带有些“贵族气质”的话,朝阳公园门口的“约架”完全是粗鄙不堪的,貌似很接“地气”,却带着一股“痞子气”,没有任何值得称颂的地方,也没有任何进步的意义,连围观的人也只是透出一种无聊,留下的除了闹剧便是笑话。一个公共事务的讨论以这样粗鄙的方式收场,无疑是悲哀的。   自博客空间和微博兴起以后,网络知识分子便是对公共事务讨论最为活跃的一些人。他们大多都受到高等教育,说起话来拥趸不少。然而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不断降低自己的网络人格,用出位的语言来迎合某种网络猎奇心理和所谓的民意。   “公知”们在探讨具体的公共事务话题时,总是设法把一些具体问题的解决往抽象概念和意识形态上引,这无疑是符合他们话语逻辑的。然而,抽象的概念和形而上的意识形态无助于具体矛盾的化解,只能把网络舆论搅得更加混乱。而这一次出位语言进一步转化为拳头挥舞时,原本很有建设性的公共事务讨论立刻变得毫无意义。   在“公知”们的“口水战”和“拳头战”之后,“姿势分子”这个名称变得更加名副其实。他们不需要理性的精神,他们也不需要顾及自己的形象,他们只需要有“立场”。一个旗帜鲜明的“立场”,一个非此即彼的站队,划分出一块块自我想象的“道德高地”,以教主的身份居高临下训诫“非我族类”,甚至在今天,拳头和暴力成为占领“道德制高点”最有力的武器。   文斗变武斗,拳头带来的“快感”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文革”时代。搞站队、搞批判、搞人身攻击,把人批倒批臭,一些“公知”很是在行。他们一方面在喊远离文革的泥淖,但另一方面自身却仍带有某些文革的意识和逻辑,这无疑是绝大的讽刺。   当西方的知识分子从“决斗场”上下来一百多年后,我们的一些“公知”却趾高气昂的走上了约架场。社会在进步,“公知”在退化,这是对他们这个群体光怪陆离的真实写照。   中国正处在史无前例的社会变革之中,我们提倡社会要有多元化的声音,但多元并不是为了寻求出位。无论现实中的知识分子还是网络上的“公知”都应为弥合社会分歧,寻求共识而戮力前行。“公知”们要为社会“献宝”而不是再去“献丑”。(邸朔)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