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馨:该如何面对农民的“高境界”?

2017-07-19 16:33 来源:网络整理
  今天看到一条beplay体育,笔者的感受十分复杂。据6月8日《河南商报》报道,日前河南省省委书记卢展工在调研时,听到一位村民说:“过去俺农民种粮交税还能为国家做点贡献,现在啥税也不交了,国家还给这补贴那补贴,……说实话,俺心里很惭愧。”而卢展工则赞叹“这就是我们的农民群众,境界高啊”。这段对话被很多网络媒体提炼成了beplay体育标题,放在很突出的位置,可见,大家都认为这个点最具有“beplay体育性”,也最吸引眼球。   的确,在当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是人们对“权利”的争取和在乎,在生活及社会事务中对政府的抱怨,以及还有很多发生在农村的各类恶劣事件。而且,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农民群体本身属于“弱势群体”,他们是很多社会问题的“受损者”而非获益者,在如此的氛围下,这位村民的“不纳税感到惭愧”的声调,的确很“另类”,怪不得有网友说感觉像回到“毛时代”了,与当前很多人对现实的感觉不怎么合拍。   其实,这也是一种社会真实。这一阵儿,一直有人在强调“网络民意”并不代表“全部民意”,因为相当多数的国人,尤其是农民,他们是不上网的,而他们的想法又与上网群体是不同的。认识当下的中国社会现状,单单看网络的舆情,显然是看不全的。农民群体的真实想法,不容忽视。   对于这位农民的言论,笔者相信他是由衷而发的。笔者来自农村,2006年全国免除“农业税”(俗称“公粮”)之后,笔者身边的很多老乡就经常在生活中表现出类似的感激之情。因为,这为他们减轻了很大的负担,就笔者的印象来说,免除之前,尤其是90年代的时候,我们那个地区,一户人家打的粮食,有时要拿出一半来缴“公粮”,再去除种子,甚至不够填肚子的。更甚至于,有时抗拒的农民还会受到“征粮队”的不公正待遇。那种状况对于农民来说无疑是痛苦的。虽然这种现象未必在全国是极普遍的,但确实反映了某些地区、某个时期的真实情况。而免除了农业税并给予一定的补贴,则消除了农民的担忧,并起到了“抚慰”人心的作用。这是农民心怀感激、进而有愧疚感的一大因素。   然而,再进一步说,则有更深层的原因。笔者认为,主要还是我们的农民身上依然带有很强烈的传统中国人的印记,是这种传统印记在今天显得有些“另类”。我们知道,近代以来,中国开始了漫长而曲折的“现代化”历程,也就是说,从整个社会结构来说,要与传统文明告别,转型为现代文明。那么,作为社会个体的人,自然也要从“传统人”转型为“现代人”。结果,长期以来,在我国成功实现“城市化”甚至“国际化”的少部分地区,人们已经或近乎转变为“现代人”了,但广大的农村地区,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则逐渐恢复了某些传统的意识本能,甚至,在他们传统意识中,还夹带着计划经济时期所赋予他们的朴素的国家观念。   简单地说,所谓他们的“传统意识”,就是顺服、朴实,就像人们总结的那样,西方人强调做人的“权利”,而中国人想到更多的则是“义务”。在他们的意识中,义务多于权利。这种朴实是付出型的,是利他的,本质上来说,是种善良。而他们“朴素的国家观念”,则可以说是种对党和国家的热爱之情。他们中,尤其是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相当一些人依然有很浓郁的“毛泽东时代情结。   当然,如果说政策与文化传统都是他们的“内因”的话,那么,“外因”也不容忽视。当前,我国农民的教育水平依然有限,甚至80年代出生的农村青年,从小学、初中阶段即辍学的也不在少数。他们的眼界自然局限很大,世界观也比较简单。他们无法获得国外农业发展的知识,不了解国外农民的处境。对于自身的情况,他们只能与自己的过去“纵向对比”,形不成“横向对比”,这一点与白领群体很不一样。   那么,国外农业是个什么情况呢?我们说,近代全世界几乎都经历了现代化历程,当然,方式不同、程度也不同,期间,自然也有着农业的现代化。很多国家,像法国、日本,他们的农民在现代化之前也是比较痛苦的,生活压力并不比中国农民少,甚至还要大,但他们的现代化则很大程度地提高了农民的生活质量。远的不说,举日本为例。二战期间,日本农民可以说灾难深重的,日本政府需要的大部分用于战争的财政负担都落到了农民身上。战后,日本出现了全国性饥荒问题,农业可以说是近乎破产了。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农业竟很快发展起来了:日本政府首先从1946年开始给农民分土地,激发生产动力;其次,从1950年开始又高价格收购农产品;60年代开始,又致力于缩小城乡差距;到了70年代,日本农民的收入已经超过城市一般工人家庭的水平了。——很显然,背后是政府对农业的大力投入。这个过程,日本只用了30来年。要知道,日本同样是人口密度大、耕地资源稀缺的国家。而日本政府对农业的投入,在国际上并不是最高的。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