邸朔:别让高考再成为“悲情故事”的载体

2017-07-19 16:32 来源:网络整理
  随着高考结束,媒体有关高考话题的评说也渐入尾声。然而,6月11日一则《乌鲁木齐复读女生因高考失利跳楼身亡》的报道再次勾起了人们并不平静的心绪。   今年的高考报道似乎也总与悲情挂上了钩。《考生高考结束才知父亲已去世两月》、《男孩高考结束方知妈妈去世 交警学校共编善意谎言》、《长沙母亲送考遇车祸 女儿含泪进考场》等悲情故事接连发生,让高考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考试承受了太多的责难和难以担负的社会责任。   与高考类似,在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也是全社会关注的重要事件。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入仕即为寒窗苦读的士子们学习的全部动力,而参加科举则是入仕几乎唯一的途径。这也是不少文人屡试不举,却要一辈子奔劳奋斗的原因。因此,历史上有“祖孙三代”参加乡试的所谓“美谈”,也有吴敬梓笔下范进疯癫的科举悲剧。   然而,高考毕竟与科举不同,它已经把选拔官吏的因素剔除出来,降低了它对于国家的社会价值和意义。但今年高考中发生了这些悲情故事,无疑让我们看到,高考似乎又仍带有科举时代的阴影。   不少人十分坚定地认为通过高考无疑是成才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应该说这种看法符合一定历史时期下高考于人在整个社会中价值演进的逻辑。1978年恢复高考制度20年间,由于实行就业包分配,通过高考就意味着不论如何,大学生都有了各自的人生归属和起码的社会保障。因此,高考也就成为维持或改变一个家庭社会地位和命运的最好方式。   1998年后,大学生就业走向市场,高等教育也随着十多年扩招,已经从菁英教育走向了大众教育。越来越多的新兴富裕阶层选择让孩子留学而不参加高考。高考对于全社会的意义相比以前要大为降低。   然而,中国人对高考的特殊情节仍然有着十分强大的惯性。最普通的中国民众相信,无论人生成才的方式有多少种,通过高考实现自我价值的几率无疑是最高的。高考对于个人、家庭的意义便在于此。当然我们身边会出现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小学文化的人成为亿万富豪的例子,但每个人的人生不可试错,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公认的成长路径来寻求自我发展。从上小学开始,12年的学习和努力就与高考密切相关。“成败在此一举”这个耳熟的口号,也许为这些高考悲情故事写下了最有力和最无奈的注解。   因此,在高考这个特殊的逻辑下,不应再去评说悲情故事中的学生。高考被赋予的社会意义是历史形成的,12年的努力放置于3天里论成败,这个“一举”的压力或许对一些学生来说真的太大。要改变民众对于高考的价值判断,需要社会对学生提供更多的成才机会选择,需要国家对高考制度的改革和设计,这当然需要时间。   一年又一年的高考,伴随着学生们的成长,国家也随之成长。别让高考再成为“悲情故事”的载体,这是每一个人的期望,也是一个国家于细微处走向成熟的表现。(邸朔)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