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联想

2017-07-19 16:30 来源:网络整理
  今天说到“五四”,能想到什么?据说,今天的青年人想到最多的,是青年节的“半天假”,尽管大多数单位并未执行。《南方都市报》5月4日社论感慨地说:“如果我们在近两年来迅速崛起的微博上搜索‘五四’两字,所看到的结果大多是‘五四节是不是要放假’、‘会有半天假吗’这样一些和国家,也和科学、民主毫无关系的发言。”有网友在环球网论坛中留言感慨:“今天上网我才知道今天还是个节日,54青年节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相信这反映了一定的公众意识,普通的青年们对“五四”本身的东西似乎已经不太感冒了。   不过,反过头来看各媒体,似乎又是另一幅模样。电视上开始唱“我们是五月的花海……”不少媒体也发表了对“五四”的纪念文章,一些知识分子也发表了相应的思考文章,还有一些高校举办论坛来深入讨论“五四”精神。哪一个更真实些?只能说,同时存在的一冷一热,都是真实的,它们反映了不同的人对“五四”的不同联想。   《南都》的社论,与其说是纪念“五四”,不如说是对当代青年人的批判。它在感慨微博上大部分关注“会有半天假吗”的同时,又无奈地指出,“在距离1919年5月4日已然过去93个春秋的今天”,“曾经的年轻人所普遍持有的‘救国情怀’、‘革命意志’,在数十年市场大潮的冲刷之下,已经演变成为当下所盛行的‘个人前途’与‘消费欲望’。”它长篇大论地对现代年轻人颓废的精神面貌发出悲叹之后强调,“面对当代的年轻人,我们有理由去同情他们,但是,我们也同样有理由去指责他们……我们需要回眸五四,重温那一代人所拥有的有理想、有行动、敢突破的状态。”   像《南都》这样批评当代青年人的声音还有不少,有人也与头几天北大教授钱理群“北大正在培养‘精致的立即主义者’”的言论联系起来对当代青年进行批判。5月4日《华西都市报》的文章称:“尽管‘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论断,只是粗线条的概括,未免有偏颇之虞,但大致契合了实际情形:部分青年,包括大学生在内,陷入功利化的泥沼,将市侩式世俗视作‘准生存策略’,将‘戴上面具’当成自己的羽翼。”   而以研究鲁迅闻名的钱理群教授,则在北京大学特别举办的“五四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谈了自己对“五四”的理解。他首先想到了“五四”的重要性,进而评论了人们对“五四”本身的批判。他认为,批判“普世价值”的人、“文化保守主义”的人,以及“后现代”的人对“五四”会有批判。甚至,“文化保守主义”的人会“把五四看成是一个文化断裂”。这算是他对历史以来人们对“五四”的反思进行了一个概括,但他并未与这三种看法进行辩论。   对于“五四”的含义,钱理群认为,有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五四新文化运动,还有一个是五四爱国运动”。他将“五四”概括为“启蒙、科学、民主、自由、人道主义、平等”这些关键词。他变用鲁迅的话说“既要坚持五四又要超越五四”,“我们今天就要追求科学、民主、自由、人道、平等。如果丢掉了自由和平等会产生很多很多问题的,所谓坚持五四超越五四,就是要呼吁这种五四精神。”   对于上面提到的“把五四看成是一个文化断裂”,的确是很多人越来越多的看法,但也有不少人同时在对这一看法进行批评。这几天,不少网站又在重新刊出著名女学者资中筠2008年的一篇文章《“五四”与“文革”截然不同》。她联想到的更多的还是“五四”与“传统文化”传承的问题。   资中筠指出,“说‘五四’批孔过分,‘文革’的批林批孔和它是一脉相承的,所以从‘五四’开始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开始断裂了,使中国人不知所从,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文化。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非常错误,而且是荒谬的。”她认为,“五四”与“文革”看上去有相似之处,其实截然不同,“‘五四’新文化运动并没有使文化断裂,而是把中国最优秀的传统精神和新思想结合起来了”,她反问:“‘五四’的主要代表人物都是传统文化修养非常深的一批知识精英,他们哪一个人不是饱读经书的?”而历史也确实证明,虽然中国传统的政治形态已经随着近代革命消亡,但传统文化并未因此而断裂。文化的真正断裂,是后来的事情。资中筠认为是“文革”,她说:“‘文革’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真的文化断裂,就是有一代人没有多少文化了”。她将“五四精神”概括为“承载了中国优秀传统的知识分子吸取外来文化之精华,以复兴我中华的精神”。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