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携导盲犬进地铁遭拒,尴尬何解? 专家回应

2017-11-29 03:38 来源:网络整理
  盲人携导盲犬进地铁遭拒,尴尬何解?   专家称立法应少设限制给予残疾人特殊保护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不久前,一只导盲犬和它的主人被拦在了北京地铁10号线金台夕照站之外。由于未给导盲犬戴嘴罩,尽管交涉了7个小时,盲人和导盲犬仍然被拒绝进入。   那种无助,陈燕感同身受。   因患先天性白内障而双目失明的陈燕,在2011年4月,到辽宁大连领养了一只名叫珍妮的黑色拉布拉多导盲犬。陈燕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她也曾有过携导盲犬乘坐地铁被拒的经历,而能否携带导盲犬乘坐公交车和出租车,则是要靠运气。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王雷认为,立法时不宜对视力残障者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作过多限制,而应该以必要性为原则,相关适当限制和致力维护的目的之间须符合比例原则。   “立法对社会弱势群体尊重和保障的程度,也可以显示出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法律制度人文关怀的水平和境界。”王雷说。   “隐形的翅膀”   今年是珍妮来到陈燕身边的第7个年头。自从珍妮来到身边,陈燕感觉自己有了一双“隐形的翅膀”——这首歌也是她的手机彩铃。   陈燕是一名盲人钢琴调律师,经常要出门帮客户调琴。在珍妮陪伴的这些时间里,陈燕躲过了好几次飞来横祸。   “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了一只大狗,那只狗要咬我,是珍妮挡在了我的面前,最终珍妮被咬伤了。那一刻,我真的特别心疼。”陈燕说。   为了保护陈燕,珍妮还曾经被电动车撞飞过3次。   2014年,有电视台找陈燕拍摄纪实片,她牵着珍妮在前面走,家人和电视台工作人员跟在身后不远处,就在陈燕刚走出小区没多远,一辆电动车突然从拐角处冲出,直奔陈燕而来。   身后的家人和工作人员都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走在陈燕身前的珍妮突然转身,用头将她顶到路边。就在同一时间,珍妮被来不及刹车的电动车撞飞了出去。   “有两次,珍妮被撞倒之后并不严重,翻个身就爬起来了。但是这次,实在是撞得太重了,我听到珍妮的惨叫声,感觉天都要塌了。后来检查,珍妮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这些都还是我知道的情况,很难说珍妮帮我挡住了多少事故。”陈燕说。   有了导盲犬珍妮的保护,家里人可以放心地让陈燕外出。但每次的出行是否顺畅,却要取决于运气。   “有一次,我带着珍妮出门,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我的朋友拦下出租车询问,能否携带导盲犬一起坐车,被出租车司机直接拒绝,而且,一脚油门扬长而去的出租车,还差点儿带倒了我的朋友。”陈燕说。   “我曾经试过,带着珍妮打车,最长的时候,四五十分钟才能打到一辆愿意拉我们的出租车。乘坐公交车,主要是看司机师傅是否愿意,有的人知道导盲犬的作用,会允许我们上车。但更多时候都是拒绝。”陈燕说。   后来,陈燕发现,用打车软件叫车的成功率会高一些。   “我通过打车软件叫车,被接单的成功率会高很多,有的是家里养狗,有的是知道导盲犬的作用。”陈燕说。   不易调和的矛盾   据了解,北京市约有5万名盲人,导盲犬不超过30只,东城区4000多名盲人中,只有陈燕一人拥有导盲犬。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1%以上的盲人使用导盲犬,可视为导盲犬的普及。显然,北京的情况离这一标准相差甚远。   2015年5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规定,视力残障者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应当出示视力残障证件和导盲犬证。导盲犬应当佩戴导盲鞍和防止伤人的护具。   那名被拦在地铁站之外的视力残障者和导盲犬,就是因为没有佩戴嘴罩。据地铁方对媒体的回应,护具通常指的是嘴罩。   北京地铁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法律规定,地铁是允许盲人按照规定携带导盲犬乘车的。不过,地铁日均客流在千万级别,是大容量运力的交通工具。车厢内乘客较多,有的乘客非常害怕狗,尤其是带小孩的乘客,也得考虑这部分乘客的感受,所以会要求导盲犬佩戴护具。地铁工作人员也只能按照法规去执行,保障各方乘客的权益。   但戴上嘴罩的导盲犬,未必会变得更加安全。   “戴上护具不利于犬散热,这会影响导盲犬工作时的专注状态,反而会更不安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工作人员梁佳说,导盲犬没有伤人的先例,虽然结束专业培训后,他们会配发嘴罩,但大多是为了配合安检暂时使用。长时间佩戴,不利于导盲犬专业工作。   要不要给导盲犬戴嘴罩,成为摆在双方面前一个不易调和的矛盾。   事实上,在《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实施当日,陈燕曾经带着珍妮专门体验了这一新规带来的便利。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